文章目录
  1. 1. 1:《三体》与《行尸走肉》的基本设定
  2. 2. 2.《三体》与《行尸走肉》中的策略
  3. 3. 3.《三体》与《行尸走肉》的秩序
  4. 4. 4.达尔文思想与社会学

看大刘的《三体》,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。除了宏观的叙事和一些经典场景,已忘的七七八八。刚开始看《行尸走肉》时,还以为是个单纯的丧尸剧,但随着剧情的不断深入,发现它描述了更多的东西。在某些重要的方面,比如场景的设定上,是非常相似的。不过是一个把达尔文主义推广到整个宇宙,建立了较为极端的达尔文性质的宇宙社会学。另一个则是将人类放入一个充满死亡的世界,以小团体进行黑暗森林式的生存,让自人类开始出现以来,数百万年形成的世界秩序重新洗牌,重新审视人类这一物种,同样渗透着浓厚的达尔文思想。

1:《三体》与《行尸走肉》的基本设定

二者的设定都充满了浓厚的达尔文色彩,非常强调生存竞争。

首先看进化论的基础:特定环境中,资源是有限的,仅能支持一定数量的生命体,而生命的数量是不断增长,为了争夺有限的生存资源必须进行生存斗争,获胜的将存活下来,而失败的遭到淘汰。

《三体》设定:大刘将上述思想扩展到整个宇宙,在宇宙层面设定了一种类似的社会学,即宇宙整体资源也是有限的,宇宙中生存着各种各样的文明,而且越是高层次的文明,所需求的资源越多,同时,各文明的最高标准是”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“,要想生存。大刘在这样一个宇宙中来演绎文明的生存策略。

《行尸走肉》设定:利用一场突如其来的病毒,打乱既有的世界秩序,将幸存的人类放入一个周围充满危险的,生存资源有限的行尸世界中,来展现末世人类的生存之道。

2.《三体》与《行尸走肉》中的策略

《三体》:无论是三体人的智子干扰,或是歌者的二向箔抹杀,所采取的都是完全的黑暗森林式策略,没有合作,也没有博弈。毁灭你,与你何干,直截了当。这可以说是把生存竞争推到了极致。在豆瓣上,长期霸占《三体》区评论第一位的文章《信卢瑟,永世不得超生》【1】 所吐槽的卢瑟(loser)思维,正是这种被极致化的生存竞争思维。

《行尸走肉》:加入了更多的元素。主角末世前的职业为警察:原世界秩序,规则的最好代表。包括人性与道德的考察:警察,士兵,医生,教师,牧师,平民,孩子等作为不同类型人群的代表,有着不同的人物展现。家庭式的,社区式的,陷阱式的等各种生存策略都一一考察。

3.《三体》与《行尸走肉》的秩序

如今,除了一些原教旨主义者,很少有人会认为像《圣经》这样的文献是在直接描述自然真理了,最多是对自然做出一些隐喻。但认为其描述了道德与人性真理的说法仍然很有影响,尽管这一说法被达尔文进化论挑战。而中国虽然是礼仪之邦,不同时期有对道德的不同定义,但对定义本身缺乏深究,没有道德做哲学上寻根究底的传统。道德的本质是什么,世界秩序的本质又是什么,一直以来就是非常艰深的问题。

个人认为(应该不是我脑补过度)《三体》以文革为背景开始整个叙事,所要突出的正是文革时期那种满含猜疑的紧张气氛,以及当时道德秩序的混乱:仅需一场政治运动,便足以煽动无数人将数千年文明所谓道德人性推入深渊。文革中的一大主题就是如何生存下去,而且这仅仅是人类自身内部。将这些脆弱的存在推广到整个宇宙中的不同文明之间,并加以放大,黑暗森林并非不可想象。丧失理性会颠覆道德与人性,完全的理性同样也会。大刘展现了这样一种可能的残酷,道德什么的太靠不住,靠的住的是严格游戏规则,执剑者逻辑明白规则,程心(个人认为圣母程心就是道德与人性的代言人)不明白或者说不愿明白。失去人性失去很多,失去兽性,失去一切,大刘采用了不同的方式强调了这一点【2】。

《行尸走肉》将故事放在地球范围内,明显更为详细的对不同类型的人群进行了各式各样的考察。按剧情的发展来看,人类与行尸之间的冲突虽然一直是重要背景,但这一背景逐渐被弱化,人类与人类的冲突则逐渐被突出出来。数万年前人类逐渐开始产生社会形态,并利用语言,技术等进行自我规训,最终基本完成自我驯化,形成了一个压抑自己的意义世界【3】,个人认为这可以称作是道德和世界秩序的技术成因。但这种秩序是人类的特定阶段以及相应的特定的环境结合产生的,而末世结束了旧时秩序,同时结束的还有相应的社会和自然条件。在新的环境下,已经高度进化了的现代人,又该如何生存,能否重建一种不同的世界秩序,道德的标准又会发生什么变化?瑞克一行人在经历了众多情况之后,逐渐摆脱了原世界秩序的影响,在以警察为首的这一行人身上,还能看到生存之外的东西以及他们心理的摇摆不定,但是生存竞争已经在他们小组的意识中渗透的越来越深了,不知道采取何种策略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,但肯定不同于三体中的黑暗森林。

4.达尔文思想与社会学

达尔文的生存竞争思想在社会学中是很有地位的,并且以此发展出一种社会达尔文主义,而且达尔文思想在社会学中的应用会产生出一些逻辑清晰的,特别诱人的类似于科学中的那种分析方式(像《三体》这样就属一种)。但是达尔文自身过于强调了生存竞争的作用,忽视了生存竞争之外的现象,在社会中应用时也难以处理复杂的社会现象。另外,达尔文思想只是“演化”,而不是“进化”。

hexo对脚注的支持似乎很不好,暂时以标注的形式写出

【1】: 详情见:信卢瑟,永世不得超生,个人对这篇文章并不认同。我不认同的并不是其批评没有指中《三体》的要害。恰恰相反,此文对《三体》中的核心假定之一的批评相当到位:《三体》中的确采用了极致甚至很极端的生存竞争原则。个人不认同的是此文对科幻小说这一题材的误解:科幻小说一个常见手法是假定一个背景,然后以此展开,演绎出一个自洽的世界。大刘既然假定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,那么以此写出的小说必定是这个样子。当然你可以假定生存不是文明的第一需要,来描述一个相对和谐的宇宙,但那将是另一个故事了。类似的例子有经典的以“如果冰的密度比水大”为主题的科幻小说,在这种反事实条件假定下,你不能指责科幻作家的假定存在问题,应该关注的是在这种假定下,作者所展现的世界是不是自洽,以及其展现达到了多深的层次。

【2】: 刘慈欣在新书《刘慈欣谈科幻》中透漏,他是一个科学主义者和技术崇拜者。其所架构的世界很多时候钢铁般坚硬和冷酷,缺少人性的关怀。个人认为这是一种缺点,但也是一种优点。

【3】: 此处参考吴国盛《技术哲学讲演录》,文中对技术哲学做了讲演式的概括介绍,人类的自我规训是其中一个重要内容。

文章目录
  1. 1. 1:《三体》与《行尸走肉》的基本设定
  2. 2. 2.《三体》与《行尸走肉》中的策略
  3. 3. 3.《三体》与《行尸走肉》的秩序
  4. 4. 4.达尔文思想与社会学